洛陽老子學會是由洛陽市從事老子思想文化研究的眾多專家、學者及熱心弘揚老子思想文化的各界人士自愿結成的地方性學術團體,旨在通過深入挖掘、研究老子哲學思想及道學文化精髓,普及老子思想,倡導尊道貴德之風 ...[詳細介紹]
地址:洛陽市西工區八一路城市杰座503
電話:0379--63300872
微博:http://weibo.com/3564364602
郵箱:[email protected]
查看地圖 >>
更多>>>
道教勝跡

洛陽上清宮之前世今生(1)

 
 


戰火毀壞了三清殿,如今只剩下了柱石。 
 
        “道家之源”石碑立在殿門之外。  
  

    12日,綿綿秋雨中,參加“老子與洛陽”國際學術研討會的專家學者和我市宗教界人士,一起為上清宮的復建奠基——上清宮,我國著名道觀,位于邙山翠云峰,乃是道家鼻祖老子著書煉丹之地,隋有老子廟,唐建上清宮,抗戰時期遭日軍飛機轟炸,古建筑多有不存……  

  去上清宮采訪之前,我沒與上清宮的道長聯系,只是和一位攝影記者一道驅車來到邙山翠云峰,想看看即將重建的上清宮是否熱鬧,因為印象中的上清宮,已是房舍頹然、香火沉寂了。

  正是重陽佳節,殿前來了幾百名香客,以老者居多,間有青年,從老君殿門前開始,便是進香跪拜的隊伍。再往里面走,翠云洞內香客云集,玉皇殿上誦經聲聲,殿里殿外一派熱鬧景象。在殿門附近,我問一個賣香燭的婦女:“今天怎么來這么多人?”她笑道:“今兒逢九,人就多了。”原來上清宮是逢九進香,每月的初九、十九、二十九是進香日,今天恰逢九九重陽,來的人就更多了。

  時間緊張,攝影記者忙著按動快門,我突然發現:一信客口中叼著香煙,手里卻拿著《道德經》,隨眾人在那里高聲誦讀。我怕這個人上了鏡頭不雅,就小聲對攝影記者說:“等他把煙頭扔掉你再照吧。”攝影記者會意,遂停止拍攝。 

  出了殿門,誦經聲漸遠了,我不免覺得好笑:道家講究逍遙,一切順其自然。他叼著煙誦經,也許這樣他感到愜意,我又何必如此機械,如此認真呢?

  正在那里思考時,道長從下清宮趕來了,我們原本認識。道長張信銘站在我身邊,一身道袍,打著裹腿,步履輕盈,說是剛才接到電話得知有記者來訪,所以就上山來了。

  這位道長40多歲,是全真派龍門正宗第25代傳人,如今擔任洛陽市道教協會副會長。我提出要了解老子和上清宮的關系,他滿口答應,連說:里面請,資料都在呢!而我卻站定在山門之外,看著綠色四合中的上清宮,琢磨起道家的淵源來……

  來到了老子悟道處,2500多年前的孔子也來過

  佛家道場最宜陽光,道家洞天卻宜清風。

  站在上清宮山門前,我最想捕捉的是風。當年的老子,就是在這里握住了形而上的思維之風,才從玄妙的“道”出發,解析萬物而幡然悟道的。他的《道德經》五千言,遍及宇宙萬物,解讀盛衰興替,狀描滄桑流變,最終不過只寫了一個字——風。

  是啊,風,唯有風,這不具形體的生命,才能永遠流動,它來去無蹤,卻真實存在,其余的世間萬物一旦具有形體,終是那匆匆過客,生老病死,成住壞空,最終都要寂滅。

  老子的偉大之處,不僅僅因為他選擇了洛陽作為他工作的城市,也不僅僅因為他選擇了“東周柱下史”,擔任了“國家圖書館”館長,可以最方便地掌握周王室典籍,而是他在喧囂的洛陽城中埋頭工作的間隙,還能抬頭看一看邙山翠云峰,看一看社會、人生之外的大自然。

  當時的翠云峰植被一定很好,這從它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來:“翠”,是有蒼翠的樹木來點綴的;“云”,是有較高的地勢來支撐的。查查資料:翠云峰地處邙山最高處,海拔150米。登臨此處,可以遠眺,可以思考,所以老子時不時就上來轉轉。再看看《重建上清宮古跡碑記》中載,翠云峰“背邙山之原,面伊洛之流,枕大川,朝少室,挾太行,跨函谷……山川絢麗,云日宣明”。道長說:你想啊,如此好山好水簇擁著翠云峰,這確實是個修煉悟道的好去處,在洛陽工作的老子,能不上這兒來修煉嗎?傳說老子工作之余,常來翠云峰修煉、煉丹、著書。他的祖籍雖是楚國苦縣(今河南鹿邑縣)厲鄉曲仁里,但他6歲時便隨父親李乾舉家遷往東周都城洛邑來了,他在這里生活了60多年。

  老子悟道之后,吸引了天下的好學之士,其中有一人,特想向他學習,這人便是魯國學者孔子。公元前523年,魯國國君送給孔子一輛牛車和一個書童,30歲的孔子風塵仆仆地往洛陽趕來了。他此行的目的很明確:一是學習“先王之制”,二是探究“禮樂之源”,三是考察“道德之規”。老子接受了孔子的詢問,有時候是在城內,有時候是在翠云峰上。

  一次見面后,老子問孔子:“你現在讀什么書?”孔子說:“我在讀《周易》,圣人都讀這本書。”老子立即予以否定,說:“圣人讀它可以,你為什么要讀它呢?你知道這本書的精髓是什么嗎?”孔子回答:“是宣揚仁義。”老子說:“所謂仁義,是一種惑亂人心的東西,就像夜里咬得人不能睡覺的蚊子一樣,只能給人平添煩惱罷了。”

  說到這里,老子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看,鴻鵠不用每天洗浴羽毛就自然雪白,烏鴉不用每天染墨而自然漆黑。天自來高,地自來厚,日月自來就放射光芒,星辰自來就排列有序,草木生來就有區別。如果你修道,那就順從自然規律,自然就能夠得道。宣揚那些仁義之類的有什么用呢?那不和敲著鼓去尋找丟失的羊一樣可笑嗎?”

  一頓連珠炮般的教訓,把孔子砸蒙了,孔子沒吭聲。

  老子又問:“你覺得自己得道了嗎?”

  孔子說:“我求了27年道,仍然沒有得道啊!”

  老子說:“如果道是一種有形的東西,可以拿來獻給人,那人們就會爭著拿它獻給君王;如果道可以送人,人們就會拿它送給親人;如果道可以說得清楚,人們會把它告訴自己的兄弟;如果道可以傳給別人,那人們都會爭著傳給自己的子女了。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簡單:如果一個人心里沒有對道的正確認識的話,那道就不會到他的心中去!”

  這一番話,看似簡單,卻很深奧,孔子有點兒弄不懂了。他辯解道:“我也在努力啊!我不斷地研究《詩經》、《尚書》、《禮》、《樂》、《易》、《春秋》,我講解先王治國之道,還謁見了70多位國君,但他們都不采納我的主張。看來人們是太難說服了!”老子說:“你研究的‘六藝’,不過是先王時代的陳舊東西罷了,說那些又有什么用呢?你現在所研修的,也都是些陳舊的東西。”

  孔子虔誠地聽著,表示回到魯國要恢復周禮,老子卻認為這是無法辦到的。老子說:“禮,應該與時俱進,現在世易時移,周禮已經不適合現在的情況了。”他告誡孔子:“你所說的那些人,他們的尸骨都已腐朽,只是其言論還在罷了。作為君子,遇到合適的機會就從政,時機如果不成熟,就像蓬蒿一樣隨遇而安吧。善于經商的人把貨物秘藏,不讓別人看見,雖然富有卻像什么也沒有。德高的君子,往往像個愚鈍的人一樣毫不外露。你應該丟掉驕氣和欲望,丟掉你那過于執著的志向,因為這些東西對你沒有一點好處。我所要告訴你的就是這些。”

  老子說話有點直率,有點難聽,但孔子聽后卻明白了:老子已經完全悟道了!后來的歷史證明,老子的預見完全正確,孔子后來周游列國,恢復周禮,確實不受歡迎,到處碰壁。

  嗚呼!今天想來,那么偉大的孔子,在老子面前就像個小學生,他從老子那兒回來以后,竟然三天都沒有說話。他的學生子貢很奇怪,就問老師是怎么回事。孔子說:“鳥,我知道它能飛;魚,我知道它能游;獸,我知道它能跑。能跑的,我可以用網去捉它;能游的,我可以用絲線去釣它;能飛的,我可以用箭去射它。至于龍,我不知道它是怎么乘風云上天的。我今天見到老子,他就像龍一樣深不可測啊!”

  其實他應該再補充一句:“魯國、衛國這些小國家,我只要旅行就可以去講學,像楚國、齊國這樣的大國,只要我愿意就可接近他們的國君,但我面對洛陽這樣一座城,我不知道它的深淺啊!我到別處都是當老師,而到洛陽來是當學生啊!”

  來到洛陽,見到老子,孔子真的是被深深地震撼了。

  后來有人問起他的主張,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郁郁乎文哉,吾從周!”回答得干脆、簡潔而又堅定。

  老子離開洛陽后,洛陽人在翠云峰修建了老子祠

  話說孔子離開洛陽,回到了魯國,創建了他的儒家學說。而在洛陽的老子,依然在周朝當他的“國家圖書館”館長。關于孔子入周向老子學習的事情,《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中寫得清清楚楚。上世紀80年代中期,我多次到上清宮采訪,當時的道長是師惟新,我向他提起“孔子入周問禮”之事,他拿出一副對聯讓我看:

  學傳東魯三千士,道衍西周八百年。 

  當時我眼前一亮,問他從哪里得來。他說是一位道友相贈。這副對聯真是太好了,只用了14個字,就把孔子和老子、儒家和道家的事情全概括了。但我很疑惑:西周、東周加起來壽命800年,其中西周還不到300年,怎能說“道衍西周八百年”呢?后來想了想,明白了:這不過是為了對仗罷了,因為上聯有“東魯”兩字,下聯只好對“西周”,對得很工整。對此我們也只能意會了。這次來看上清宮,發現各處楹聯很少,如果能把這副對聯刻上該有多好!

  咱還接著說老子。

  老子這個人不得了,他邊工作邊著書,邊在城中上班邊在翠云峰煉丹,他站在入世與出世之間,時刻做著歸隱的準備。后來,周王室發生了爭奪王權的內亂,王子朝一看自己爭不到王位,便命人搶走了王城所有的圖書檔案,跑到楚國去了。

  這等于出賣國家文物,這可急壞了老子。可人家是王子,攔也攔不住啊!但文物檔案流失了,自己總有失職之嫌,他在洛陽也待不下去了,于是登上翠云峰,牽起一頭青牛,帶上一個書童,往西去了。

  當時走得慌張,老子連關牒也沒有帶。沒有關牒,怎能闖關?所以走到靈寶的函谷關,他便被擋住了。

  有趣的是,函谷關的關令尹喜,腦子很會轉彎,他知道這個白胡子老頭雖無關牒卻有學問,于是又是恭維又是邀請又是逼迫,讓老子當夜寫下了五千言《道德經》,這才讓他出關了。其實現在看來,這《道德經》的一字一句,都是精義要理,幾乎囊括了宇宙萬物的運行規律,豈能一夜而成?這部《道德經》,必是先成書于洛陽,后才能脫口于函谷,或是先存于老子心中,是腹稿,然后才默寫于尹喜面前,是定稿。而他最初謀篇布局的地方,必在洛陽城,必在翠云峰。

  話說當老子來牽那頭正在翠云峰上吃草的青牛時,那牛眼見得要離開洛陽了,就對著西方吼叫了三聲。于是,洛陽人就在青牛吃草的地方建了一座青牛觀,把青牛觀西側的那道峪稱作青牛峪,沿用至今。牛是青牛,正與道家的色彩“青色”相諧。會看地貌的人,今天還能看出這里的地貌像頭牛,頭西尾東,大方向是向西,似乎東方再也沒有讓它留戀的東西了,仿若他的主人老子,在寫了《道德經》之后,義無反顧地西出函谷不知所終了。

  老子雖然走了,終究帶不走翠云峰。他在此處悟道成功了,這里便成為道家的發源地,他也被尊為道家鼻祖,洛陽也便成了道家道教之淵藪。他離開洛陽之后,洛陽人在翠云峰建了老子祠,用來懷念他,這便是上清宮的原型。

  老子,可謂上清宮奠基的第一人,他在邙山翠云峰留下圣跡仙蹤,從此被人追尋,延伸發展而成為道教。我常想:洛陽人總是自豪白馬寺為“釋源”、“祖庭”,其實上清宮何嘗不是“道源”、“祖庭”呢?由是歌曰:洛陽上清宮,道家淵源地;至今思老子,翩翩作逸飛。 
 
    (
原載《洛陽晚報》  記者:孫欽良 

           
 

彩票团队计划网页 忻州市| 高平市| 静宁县| 即墨市| 怀柔区| 新干县| 东阿县| 金沙县| 大城县| 崇礼县| 农安县| 金门县| 金秀| 文昌市| 临夏市| 武义县| 海口市| 安多县| 廊坊市| 板桥市| 衡南县| 曲松县| 黔东| 石棉县| 建阳市| 东平县| 马龙县| 康马县| 儋州市| 衡山县| 苍南县| 沈丘县| 昌平区| 策勒县| 收藏| 哈巴河县| 定襄县| 定兴县|